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方有智慧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日志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2013-02-27 15: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用过年这些天,我把这个头疼的论文整理出来,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红山文化社会背景研究一直是学术重点,已有的族属观点与历史文献不能完全贴合,说明这里还有一定的争议性。在这一方面我始终坚持独立思考,依据最原始的历史文献,凭借广泛的红山文化玉器资料信息进行社会背景的考证。我一直在广泛收集红山文化玉器当中的海外散佚品和民间散佚品资料信息,尤其是能够弥补官方收藏品资料不足的稀缺造型,以弥补社会背景上的空白点,为重构红山文化社会背景做准备。

在资料信息收集过程中,我找到20余种红山文化鸟形玉器,与《左传》记载的少昊鸟夷部落24种鸟图腾很接近,本文故以《红山文化鸟形玉器钩沉》为标题,对社会背景进行一次粗浅分析与梳理。

 

第一节  20余种鸟形玉器与少昊部落

 

《左传·昭十七年》说:“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昊以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根据这段谈话整理出少昊鸟夷部落的鸟图腾族谱(图1)。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据《左传》记载,少昊鸟夷部落共有24种鸟图腾。本文共收集到20余种鸟形玉器,两者数量相仿佛。这20余种鸟形玉器分别以官方收藏品、海外散佚品、民间散佚品三种形式存世,下面逐一介绍,不做详细分析,仅作梗概梳理。

一.官方收藏品有7种造型: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二.海外散佚品有10种造型: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三.民间散佚品有9种造型:(民间不止这几件,还有其它鸟形玉器存在。)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以上这20余种鸟形玉器是少昊鸟夷部落24种鸟图腾的直接证据,说明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完全可以一个萝卜顶一个坑儿,将少昊鸟夷部落的面貌完全呈现出来。

 

从顾颉刚、唐兰、田昌五等学者算起,鸟图腾研究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学术界依靠大汶口和龙山文化的考古学材料把少昊鸟夷部落定在山东地区,没对红山文化进行了解就做了盖棺定论。而大汶口和龙山文化当中既没有足够数量和足够种类的鸟图腾,也违背了历史文献的记载。受篇幅所限本文不进行鸟氏族的详细分析,仅作简单钩沉。

 

少昊鸟夷部落生活在东北地区,是有历史文献明确记载的。《山海经·大荒东经》说:“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东海之外是少昊鸟夷部落的生活栖息地。东海之“内”与东海之“外”仅是一字之差,内外有别却属两个不同的文化区域。这里的“东海之外”不是指“全世界的七大洲五大洋”,而是专指“东海”以外的我国领土,如海外肃慎、海外扶余等东北民族政权均被冠以海外二字。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处于东海之外,而黄河流域的大汶口和龙山文化处于东海之内,也就是说少昊之国不在山东大汶口和龙山文化那边,而在东北的红山文化这边。

 

山东大汶口和龙山文化那边没有鸟夷民族,也是有历史文献明确记载的。《禹贡》将天下分为九州:冀州、扬州、青州、兖州、徐州、雍州、梁州、荆州、豫州。《禹贡》也将鸟夷分为“冀州鸟夷”和“扬州鸟夷”。事实上《禹贡》对鸟夷问题说的很明确,九州当中仅冀州和扬州有鸟夷民族(冀州鸟夷指红山文化鸟夷民族,扬州鸟夷指良渚文化鸟夷民族),剩下的七州都不是鸟夷,它们分别为青州有嵎夷、莱夷,徐州有淮夷,梁州有和夷,雍州有西戎等等。文献根本没说山东地区的青州、兖州、徐州有鸟夷民族,只说冀州和扬州有鸟夷民族。既然山东大汶口文化那边没有鸟夷民族却能够研究40年,说明学术界对鸟图腾的种类、数量、材质、造型等概念还是模糊的,也不知道红山文化这边具有足够种类和足够数量的鸟图腾物件。

 

鸟形玉器和少昊鸟夷部落有直接关系,还是有历史文献明确记载的。《拾遗记·少昊》说:“少昊以金德王,母曰皇娥,处璇宫而夜织,或乘桴木而昼游,经历穷桑沧茫之浦……帝子与皇娥泛于海上,以桂枝为表,结薰茅为旌,刻玉为鸠,置于表端……及皇娥生少昊,号曰穷桑氏。”。“刻玉为鸠”曾明确指出少昊与鸠形玉器(鸟形玉器)有直接关系。大汶口和龙山文化那边既没有鸠形玉器也没有鸟形玉器,而红山文化这边既有鸟形玉器更有鸠形玉器,民间散佚品当中的斑鸠佩就是“刻玉为鸠”的鲜明证据。

经过以上的分析与梳理,我们知道少昊鸟夷部落确确实实生活在东北地区,而这20余种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可以印证少昊鸟夷部落存在的24种鸟图腾。这些鸟形玉器应称为鸟图腾玉器。玉器持有人应是各级“鸟官”。

 

24种鸟图腾已经找到20余种,仅差一步之遥就凑齐了。抛开重复造型和各种鸟首形玉器,文博单位收藏品有4种造型仅占鸟图腾总量的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都是散佚品;有明确地层关系的3种鸟形玉器仅占鸟图腾总量的十分之一,其余的十分之九都没有地层关系;文博单位收藏品所占比率太少,海外散佚品和民间散佚品所占比率太高;拥有地层关系的玉器数量太少,没有地层关系的玉器数量太多;这种比率格局已经形成,依靠考古挖掘也已无法改变这个残局!

 

学术界想把少昊鸟夷部落一事说明白仅靠文博单位收藏的4种造型是远远不够的,而失去地层关系的海外散佚品和民间散佚品用来搞学术研究又容易遭受质疑,所以这是一个令人纠结的事情!从唐兰、田昌五、王青等学者算起,鸟图腾研究在大汶口和龙山文化方面已经走了40年的弯路,如今红山文化摆出20余种鸟图腾玉器,仅4件鸟图腾玉器具有地层关系,似乎形成鸟图腾研究道路上的独木桥,该如何利用、怎样研究这些“失去地层关系的鸟形玉器”才是跨过独木桥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只有将24种鸟图腾全部考证完毕,少昊鸟夷部落的问题才能顺利解决,上古史、东夷民族史、东北民族史方能进行下去。

 

 

 

第二节  C形龙、女神庙与太昊部落

 

一.C形龙与太昊部落的关系。

《左传·昭公 十七年》说:“太昊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纲鉴易知录》说:“太昊伏羲氏立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太昊部落以龙为图腾,龙图腾具有青、赤、白、黑、黄五种颜色。

 

红山文化时期具有不同颜色的C形龙。三星塔拉出土C形龙(图27),属于墨绿色玉质,该玉龙与黑龙氏颜色有关系;故宫博物院收藏C形龙(图28),属于青黄色玉质,该玉龙与青龙氏颜色有关系;黄谷屯出土C形龙(图29),属于黄色玉质,与黄龙氏颜色有关系,尾尖红色又或与赤龙氏接近;赤峰《红山文化玉器精品展》C形龙(图30),属于白色玉质,与白龙氏颜色有关系。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C形龙的墨绿色、青黄色、黄色、白色玉质与太昊部落的黑龙氏、青龙氏、黄龙氏、白龙氏的颜色差异具有相同意义。尚未见到完全红色的C形龙,只有黄谷屯C形龙的尾尖具有红色,可以印证赤龙氏的颜色。如果是这样,C形龙就是故意挑选不同颜色玉料进行加工的,说明不同颜色的玉器具有不同意义。C形龙应该称为龙图腾玉器。

 

巧的是“太昊部落居住在东北地区”,并有文献为证。《淮南子时则训》说:“东方之极,自碣石山,过朝鲜,贯大人之国,东至日出之次,槫木之地,青土树木之野,太昊、句芒之所司者万二千里”。从山海关附近的碣石山为起点,跨过辽宁、吉林、朝鲜等地,一直到扶木(日本古称扶桑)地区,一万多里的领土都归太昊、句芒管辖。

 

文献说红山文化地望归太昊管辖,所以龙图腾玉器就出现在红山文化这边,大汶口那边就没有龙图腾物品;文献说龙图腾具有五种颜色,红山文化龙图腾玉器就具有多种颜色;这种完全的印证属于“历史文献与考古物品的双重印证”,应该是经得住考验的。

 

学术研究是有固定的游戏规则,没有明确的地层关系的C形龙用作学术研究容易受到质疑,我们在遵循游戏规则的前提下,也在追求真理。C形龙没有明确的地层关系,只是无法考证太昊的具体生存年限,但它还是可以证明太昊部落生活在于辽河流域的,而并非生活在黄河流域。如需考证太昊的具体生存年限,还需依靠考古工作者挖掘出“具有明确地层关系的C形龙”,然后才能进行年限确定。

 

三.女神庙与太昊部落的关系

 

牛河梁遗址第一地点出土了若干泥塑女性肢体残件(图31),故命名为女神庙。并有学者推论女神像为女娲。

 

女娲与太昊同属东夷首领,既是夫妻关系,又是兄妹关系,二人可以作为母系社会的典型代表。东夷首领有太昊、少昊、女娲、蚩尤、风伯、雨师、句芒、简狄、毕方、螣蛇等等,这些历史名人在红山文化玉器当中有所表现,篇幅所限不做赘述。

 

《盐铁论》说:“轩辕战涿鹿,杀两昊、蚩尤而为帝。”太昊、少昊、蚩尤同是东夷首领,与轩辕黄帝属于敌对势力。红山文化地处东夷,东夷子民供奉女娲、建女神庙是合情合理的。如果红山文化属于轩辕黄帝,牛河梁就不应该供奉女娲,因为轩辕黄帝杀了敌对势力太昊(女娲的丈夫)。你试想一下,轩辕黄帝的子民们能供奉女娲吗?另外,太昊、少昊、蚩尤葬在河南、山东地区,尸首没能运回牛河梁遗址进行安葬,应该与涿鹿战败有直接关系。

 

 

第三节. 余论                     

 

东夷有两昊,既太昊和少昊。少昊部落以24种鸟为图腾,故称少昊鸟夷部落,红山文化20余种鸟图腾玉器可以为证;太昊部落以龙为图腾,龙图腾具有五种颜色,红山文化C形龙可以为证;太昊娶妹妹女娲为妻,牛河梁遗址女神像可以为证。太昊部落和少昊部落共同栖息在东北地区(30),是经过历史文献明确记载的。红山文物与历史文献相互印证,这种考证方法在学术界通常被称为“双重印证法”,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红山文化鸟形玉器勾陈 - 红小兵 -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30

 

本文引用了一些海外散佚品和民间散佚品,这些散佚品是精挑细选的真品,虽然也承载着历史文化价值,但它们没有明确的考古学地层关系,搞学术研究容易遭到质疑。但你无论是专家、学者、收藏家、民间爱好者抑或普通观众,透过本文的分析还是能够看得出“东夷两昊确确实实生活在东北地区”,即使本文不使用海外散佚品和民间散佚品进行验证,仅凭文博单位收藏的7件鸟形玉器依旧可以证明两昊部落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只是证据略显微薄。为了打破已经形成的学术观念(学术界已确认山东地区为东夷,又把东北红山文化说成轩辕黄帝的,两种观点都违背了文献记载),还要避开鸟图腾研究的陈旧思想(学术界曾以大汶口文化陶器为蓝本进行鸟图腾研究,又把红山文化鸟形玉器称为辅助通神的工具,导致红山文化20多种鸟图腾玉器已经失去了学术价值和存在的意义),笔者作为一个普通的民间红山文化爱好者,不拿出足够数量的鸟图腾不能达到震撼效果,引用这些民间散佚品和海外散佚品只为申明学术观点。

 

满族、朝鲜族、鄂伦春族都是东北地区原生民族,他们的先祖各自拥有一个“鸟生或卵生”传说,这将与红山文化鸟形玉器研究产生交叉。我国拥有50多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图腾,民族起源研究将与红山文化50多种图腾玉器产生交叉。红山文化50种图腾玉器当中,仅有10种图腾玉器具有地层关系,其余40种图腾玉器失去了地层关系,仅仅依靠10种造型进行研究难免会出现管窥认识,只有将全部图腾玉器(文博单位收藏品、海外散佚品、民间散佚品)叠加在一起进行系统化研究才能看见分工明确、等级分明的两昊部落管理体系。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玉文化”核心内容,我们只有认识玉文化、了解玉文化、掌握玉文化才能解决50多个民族的起源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