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東方有智慧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

 
 
 

日志

 
 

鸟图腾研究回顾  

2010-10-25 13:59:46|  分类: 紅山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点资料)

 自民国时期开始,便有上古史学者对鸟图腾进行研究,学者们都以《左传》当中记载的两国国君的一段谈话为开始。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公元前525年,郯国国君(郯子)去鲁国拜访鲁鲁国君公(鲁昭公),昭公问郯子少昊以鸟为图腾是何缘故也?郯子回答说,少昊是我的高祖,他以鸟为图腾,每种鸟都有自己的社会分工,部落组织较为严密。少昊的故事由此而流传于世。

郯子(生卒年代不详)郯国国君,少昊后裔。郯子对少昊的事情很了解,所以他能够讲出一大堆少昊的故事,就连孔子都要去郯国(现山东省郯城县)向郯子讨教。郯子作为春秋时期的文化学者,他是少昊鸟图腾研究的第一人。

顾颉刚先生(1893—1980年)对郯子与鲁昭公这段谈话进行过详细整理,并作出社会分工的分析,继郯子之后2000余年来鸟图腾研究的第一人。顾颉刚以研究少昊之后鸟夷民族的故事(殷周时期鸟夷民族迁徙的故事)尤为见长,鲁迅先生称顾颉刚先生为“鸟头教授”,以讽刺顾颉刚的研究。顾颉刚实为少昊鸟图腾研究的第二人。

唐兰先生(1901—1979年)于1977年首次提出大汶口文化为少昊鸟夷部落的文化遗存。由此开始,少昊鸟夷部落在大汶口文化当中进行着广泛研究。

田昌五先生(1925--2001年)根据大汶口文化出土的陶文将大汶口文化定性为东夷文化遗存,山东学者由此开始将大汶口文化与东夷两昊文化并轨研究着。

大汶口文化研究已有三十多年,前后有数百名学者支持着唐兰和田昌五的研究结论,他们在此基础上,作出了更加详细的研究与论述,“东夷两昊就在山东地区或大汶口文化当中”已经彻底深入人心,其它地区的文化学者对此也是深信不疑。山东、江苏、安徽等地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东夷文化产业的发展与建设,拥有9000多万人口的山东地区,无不以东夷文化为自豪。东夷文化产业的发展每年都在扩大投入,目前东夷文化产业园链在继续建设中。

红山文化考古研究比大汶口文化考古研究晚了三十余年,作为东北人我们深深知道“东北乃东夷故地”, 陈子怡、凌纯声、金毓黻、林惠祥、刘义棠等东北民族史学者和日、韩、朝等民族史学者,一致认为东北与东夷有关系,可东北民族史学者一直拿不出有效证据来证明这句话,我们只能看着东本人的文化资源被他人掳走。就这样,东夷民族史一直争执不下、晦暗不清。

上古史、东夷民族史、东北民族史交织并纠缠着,牢牢地笼罩在红山文化研究者的头顶。红山文化研究能否冲破以往的上古史研究?能否冲击以往的东夷民族史研究?能否带领东北民族史研究走向光明?我们在此不敢说教,只为抛砖引玉,引出更多东北民族史学者、东夷民族史学者、日朝韩民族学者的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